Buffl

G E N E R A L

ba
by below A.

53

靈魂暗夜

dark night of the soul

生命的表面上的意義的坍塌;一種深深的無意義感在你生命中的爆發;一種感到內在生命被恐懼、懷疑和憂鬱遮蔽的那些時刻和時期。對多數人而言,這可能是代表生死的議題、面對生命的意義、以及生命是否值得活下去。但同時是一個「啟蒙」、「覺醒」、迎來光明前的一個必經時期。

有時靈魂的黑夜是被某件外在發生的事所引發,可以是任何外在的層面發生的某個災難。某個與你親近的人的逝世可能會引發它、或者你辛苦構建了你的生活,你賦予了它意義,然後這些你賦予的意義,比如你從事的活動,你的成就,你認為重要的事,這些你賦予你的生命的意義,因為某個原因,坍塌了。

如果某件事發生,令你的頭腦再也無法將它解釋過去,似乎使你過去的生活的意義變得蕩然無存。其實真正坍塌的是關於你的生活的整個概念框架,是你的頭腦賦予它的意義。就這樣,這個發生導致了一個黑暗之處。

然後,只有兩種可能性產生,面對或逃避。選擇面對,你也許能從這暗夜中走出,而進入一種全新的意識狀態。生命再一次有了意義,但它已經不再是一個你可以斬釘截鐵地解釋的概念性的意義了。人們已經從對現實的概念性解讀中醒了過來,它已然瓦解,通常這就是那新生命意義的所在。

你會進入了某個更深的東西,它不再基於你頭腦中的概念。那是某種更深的目的感,或是一種與更大的生命的連接感,它再也不依賴於任何詮釋或是概念性的東西。它是一種重生。靈魂暗夜是一種象徵性意義上的死亡,你死去了,而死去的是那個基於小我的自我感。

但其實並沒有什麼真的東西死去,只是除了一個虛幻的身份。現在,那些經歷過這個轉變的人們很可能已經認識到,他們必須經歷這個過程,從而帶來一次靈性的覺醒。靈魂黑夜常常都是覺醒過程中的一部分,舊的我死去了,新的我誕生了。

63

典範轉移

paradigm shift

每一項科學研究的重大突破,幾乎都是先打破傳統、打破舊典範,而後才成功的。 科學家社群的成員,約定好了當遇到問題的時候,怎樣的解題方式是可以接受的,怎樣的方式則是不合科學邏輯、不能被接受的。這種可以被接受的解題方式,就叫作「典範」,就好像畫出了問題的幾個邊界,包括:我們要處理的範圍到哪裡?什麼樣的問題是合理的?哪些方法可以接受?哪些方法不能接受?這種「按照某種典範建立起來的科學體系」,是科學出現的常態,所以被稱作「常態科學」。

但是,常態科學也會遇到解決不了的難題,孔恩把這些難題叫作「異例」。異例表面上長得像用「典範」應該能順利解決的問題,然而在當他們嘗試用一般的規則去解題的時候,發現解決不了異例,讓科學家社群開始檢討這個大家公認的「典範」是否有問題,於是開始試著創造新的典範,來取代舊的典範,於是科學革命就發生了。

古埃及天文學家托勒密(Ptolemy)認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但哥白尼(Copernicus)主張,太陽才是宇宙的中心,因而激起典範的轉換。儘管後者曾招致強烈的反抗與迫害,但轉眼間,人類對宇宙萬物的詮釋完全改觀。

但典範轉移是極重大的事,就像從地球是平的「地平說」到地球是圓的「地圓說」,這個轉移的過程,花了好幾百年的時間,也枉死了好多被當作巫師殺掉的天文科學家,卻被後世證明這種痛苦的轉移是重要的。

95

認知衝突

cognitive dissonance

我們的腦海總是出現矛盾的想法,而認知失調的意思就是當你的兩種認知產生互相矛盾的情況。大腦喜歡一致性,矛盾的認知思想讓大腦「不太舒適」,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會傾向做一些東西出來降低這種思想上的衝突,讓思想變得和諧。這種讓自己大腦中兩個互相爭鬥互相矛盾的想法變回一致的方法,不外乎就是將我們矛盾的思想合理化。

/

這說明了一種心理狀況:只要兩個認知(可以是想法或是行為)彼此衝突,心理上產生的緊張會轉而形成了一種內在動機 (motivation) ,促使個人改變想法,以遷就所作的行為,恢復到調和一致的狀態,說實話這是一種類近自圓其說和自我哄騙的行為。

/

想像與實際有巨大差異,有些人開始逃避(就是我),有的人開始反抗。當結果不如預期,人們會調整自己態度或扭曲對方意圖,讓原本的信念不致潰散。如:「我向媽媽要糖,她卻不像平常那樣給我」時,人們心想一、「算了,不吃糖比較健康」或二、「媽媽今天一定是心情不好」,讓心裡恢復平衡,用「合理化作用」保護自己。嚴重的認知失調則不同,涉及原本相信的道德、信仰、正義等價值,矛盾衝突會動搖人們賴以生活的信念,如果結論是「天啊,原來媽媽偏心,糖只給弟弟」,可能自我形象會破滅。

人們為了拉近信念與現實的落差,想盡各種方式合理化(rationalization),矛盾之處避而不談,賦予勉強能被接受之理由與解釋,以掩飾與自欺的方式自圓其說,獲得自我安慰。

1520

你們許多人所受到的教導讓你們認為:

物質實相是你能夠掌控的

但真正的掌控方式卻不是從“外在”掌控

當你改變了

那麼外在的物質實相

就像鏡子中的影像一樣沒法不跟著改變

many of you've been taught to

think of physical reality as

something to manipulate

which it's not from the outside

the idea is that as you change

physical reality on the outside has

no choice like the reflection in the

mirror but to change

However, here's where many of you will get a little bit stuck.

然而,有一點,你們很多人都“卡殼”了

We recognize that what you have created is a physical reality, space-time experience has a little bit of a time lag, has a little bit of an idea of​​ volumetric space and time.

我們也知道:在你們所創造的物質實相的時空體驗中,存在著一點“時間差”,存在著一定量的“時間與空間”

Things take time.

事情的發生,需要時間

 So when you do create a change within your belief system within,

所以,當你確實在內心中,對內在的信念系統 做了一個改變

the idea is that you will see a reflection from the outside world,

那麼,你就會在外在世界中看見一個“反射影像”

but you may not see it right away.

但是,你可能不會馬上就看見它

The idea is that what you may see first is what we call "An echo of what you have already created".

你可能在開始的時候,看見我們稱之為“你所做的改變的‘回音’”

The idea being that the same situation may crop up as cropped up before.

也就是說,同樣的情景,可能會像從前一樣,再次出現

Now, we know that many of you when you see the same situation crop up, when you see it appear before you,

我們知道,你們中的許多人,當看見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同樣的情景再次出現在你面前時

may sometimes, because of how you're taught to think of yourself, go into self recrimination, and self doubt, and self devaluation, and say:

你們有時可能會因為“所被教導的對自我的認知”,而陷入自我責備、自我懷疑,自我貶損的狀態,而對自己說:

“I must be doing something wrong.”

“我肯定哪裡做錯了?”

“Something is wrong with me.”

“我哪裡出了毛病?”

“Why isn't the outside reality changing to reflect what I know has changed within me?”

“我知道,我的內在已經改變了,但是,為什麼我的外在實相 卻沒反映出這個改變呢?”

But the idea is there is that echo.

但真正的原因,就是這個“回音”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70489683622197/permalink/259633331374498/